她又坚决地摇头,她说:“他抱着我哭了,看见他哭,我知道我心底还爱着他;可他抱我时,我的身体已经会僵硬会排斥,再没有那种笃定的依赖感了。”

评论